新筆趣閣 > 從1983開始 > 《從1983開始》第六百六十四章 《風聲》來了

  從97年下半年到98年8月,國際炒家三度狙擊港元。
  在匯市、股市和期指市場同時行動,用3個月或6個月的港元期貨合約買入港元,然后迅速拋空,使港幣利率急升,恒生指數暴跌。
  最后,雙方展開決戰,也就是所謂的香港金融保衛戰。
  整體戰線比較長。
  ……
  旺角,影院。
  山雞哥光著膀子,穿著大褲衩,擠擠擠把番茄醬擠到墻上的美女畫報上。舍不得浪費,pia墻上去舔,正此時洪馨進來……
  最后又誤以為著火,倆人一起跳樓。
  影片結束。
  燈光亮起,觀眾嘻嘻哈哈的起身,熱烈討論著劇情,完全不似大多時候看到爛片的痛罵。
  兩個混在其中的影評人感慨:“陽光很強啊,拿獎又拿票房,今年十大又有一席之地。”
  “今年跟往年能一樣么,一千多萬就能進啊!”
  “那也是十大啊,這片子確實好看。”
  “有老片的元素,卻又非常新穎。我不清楚怎么形容,很完整的一種風格,不似老片的七拼八湊。”
  “青春性喜劇嘛,人家都打出字號了。”
  聊著天往外走,在大廳觀察,下一場依舊大批觀眾,多是十八九歲到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不錯,此片正是《色即是空》。
  首先刪掉了色情鏡頭,改成不裸露的激情戲,葷段子保留,跟充氣娃娃啪啪之類的也保留。
  刪掉開頭喝那盆東西、**的兩場戲,改成只吃老鼠藥。
  評級仍是三級,但受眾面擴大,尤其對女性觀眾。
  其余便是本土化處理,比如原版主角加入的跆拳道社,就變成了武術社,穿著李小龍服裝……
  《色即是空》在韓國取得成功,是因為突破傳統。
  但在香港不一定行,因為港片牛,幾乎沒有沒拍過的類型。
  有一種惡俗低級的喜劇片叫屎尿屁,某些橋段更惡心,曾在香港大行其道,很多觀眾已經厭煩。
  前文講過,香港有機會開創很多很多種類型片,可惜無人深挖,皆是恰爛錢。
  《色即是空》以“青春性喜劇”打開字號,讓觀眾眼前一亮。票房大爆不敢講,賺是肯定賺的,而且海外片商紛紛上門。
  這就厲害了!
  香港以彈丸之地,支撐如此龐大的電影產業,最關鍵的:它曾是亞洲電影的最高點,在臺灣、韓國、東南亞、美國華人地區,根本不愁賣。
  用最巔峰的1992年舉例,本土票房12.4億港幣,海外票房18.6億。
  96年斷崖式下跌,本土6.5億,海外4.3億。
  此后一年年的丟掉海外市場份額,究其原因:本土產品老套沒新意、人才外流、好萊塢沖擊、韓國電影崛起等等。
  所以《色即是空》引得海外片商追捧,著實讓媒體報道了一把。山雞哥備受好評,曝光度還要超過《古惑仔》的紅利。
  陽光影業再接再厲,又啟動了一部《我的野蠻女友》。
  ………………
  許老師回京了。
  《風聲》9月5號上映,在此之前,在魔都、羊城等地做了幾場試映。通稿發的滿天飛,觀眾急的撓心撓肺。
  頗有當年《英雄》的架勢。
  眼瞅著日期臨近,又爆出一條:《風聲》將在大會堂舉行首映式。
  一般人不知道大會堂對外出租,一聽這地方,瞬間逼格滿滿。千人的場子,幾乎沒有普通觀眾,全是有名有號的人物。
  陳可新橫掃金像獎,本來得意,一瞧嘉賓名單……不知不覺已決定示好,為自己留條后路。
  大陸畢竟這么多人口,電影產業真要發展起來,那得多大的市場?
  中午,大會堂門口。
  記者們都習慣了,凡是跟天下相關的事兒,你就愛來不來!
  這次也一樣,以往的首映式請柬,都是主辦方發送,此番得自己領。一點半開始,記者得提前一小時入場,且穿正裝,持有效證件。
  “真特么麻煩!”
  “少說兩句,都是混飯吃。”
  “就是,誰讓人家有牌面。”
  一幫人嘀嘀咕咕的進大門,先過一道安檢,然后檢票。請柬上的號碼跟身份證號一致才能進,跟著存包、存器材。
  別說攝像機,連照相機、手表都不讓戴。
  好容易折騰完,進到大廳坐下,又齊齊罵娘:“臥槽,也太嚴了吧?”
  “說是防盜版么。難怪提前一小時,程序太復雜。”
  “哎,今兒都誰來?有國家領導么?”
  “說不定,哎哎……入場了。”
  記者們消停,往入口望去,嘉賓也開始進場。頭一個就熟,央視臺長和副臺長,進來瞅了瞅,找自己座位。
  跟著京臺領導,京城相關部門的領導,哥倫比亞的大衛,各電影團體的負責人,國家相關部門的領導,廣電的孫、趙全來了。
  首映由廣電親自組織,畢竟就剩這一棵苗了。
  陳可新誰也不認識,許非全盤接待,假笑男孩。剛跟孫、趙打完招呼,李沐又到了,跟李沐聊完,轉頭又瞧見田領導、吳孟臣、竇守方。
  “好久不見,好久不見!”
  許老師挺激動,一一握手,“最近都怎么樣?”
  “悶頭做事,不理風雨。”田領導笑道。
  “老樣子,喝喝茶看看報。”竇守方道。
  “你怎么樣?《大宅門》搞的很紅火,重心轉到電視劇了?”吳孟臣問。
  “兩開花,都搞都搞。”
  許非引著三位就座,稍微聊了聊,臨走時田領導忽然拍了拍他肩膀,“明年,可能有大動作。”
  “嗯?”
  他未及細想,又接待嘉賓,空下來才琢磨。
  田領導調崗后,一直不顯山露水,極少公開活動。此番居然參加首映……
  他隱約有了猜測:96年搞9550工程,這才不到兩年,原本還有點活力的電影市場,落得毛干鳥凈,愈發蕭條。
  上頭想振興產業,增加產量。結果產業衰敗,產量銳減,寄予厚望的《鴉片戰爭》也表現平平,完全沒驚喜。
  這說明啥?說明決策錯了啊!要面子沒面子,要里子沒里子。
  還有一大堆騙補的。
  “許總!”
  “孫領導!”
  正瞎琢磨間,一位工作人員慌張跑來,道:“XXX同志來了!”
  “誰?”
  對方重復了一遍。
  孫領導一愣,這位雖然不入長老院,卻也是分管文藝事業的大領導,連忙前去接待。
  “臨時起意,給你們添麻煩了。”
  大領導自然平易近人,笑呵呵道:“許非同志呢?”
  “您好,沒想到您能來。”許老師問候。
  “支持電影事業嘛!有些同志已經看過,都說好,我也來瞧瞧。你們忙你們忙……”
  招呼了一番,又各自接待嘉賓。。
  嘖!
  許老師砸吧嘴細品,這算官方背書了啊!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m.biqusan.com,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鱼丸深海狂鲨官方正版 黑龙江体彩十一选五 蓝思科技股票最新消 群北京pk是最稳全天计划 最准六肖期期中 浙江体彩大乐透11选5预测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上证指数上证指数最新年线图 快乐十分选5个号最佳组合 江苏快3基本走势 查询内蒙古快3的开奖结果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山西快十开奖结果查询 上证指数历史查询 承德露露股票推荐 广东11选五5预测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今天 2011年排列五的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