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圣武稱尊 > 《圣武稱尊》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君子協議
一則勁爆的消息傳遍了整個輪回神族。
  
  那就是名列神族驕子榜第十一的楚天,即將挑戰排名第九的靜軒的消息。
  
  這是十強層次的決戰。
  
  大多數神族的族人和天驕受到這則訊息后,心下都是疑惑。
  
  他們并非不了解楚天的實力。
  
  在對方剛踏入神族時,大家都只是因為其與神女的曖昧關系,以及他們的王的禮遇,才對楚天這個外來小子禮遇。
  
  但這只是表面上的,實際上,作為土生土長的神族族人,他們對楚天這個外來小子,內心深處是有著難以掩飾的優越感的。
  
  這并非針對楚天,而是針對除了四神族之外的所有人。
  
  但是,楚天用自己的表現征服了他們。
  
  自楚天入族也沒多久,其進步他們都看的清楚,就連他們也不得不承認,的確是有些驚世駭俗的。
  
  楚天初入神族時被驕子榜下游的天驕拓橫好無懸念擊敗的那一幕仿佛還歷歷在目,轉眼間,楚天已擊敗神族名列上游的驕子張紅雪,名列驕子榜第十一,成為十強妖孽之下的最強之人。
  
  但是,這不代表就能挑戰靜軒這等真正的十強妖孽。
  
  神族的族人,和年輕一代都知道,十強是個分水嶺,踏入十強,也十強以下,根本就不是同一個層次。
  
  就算楚天擊敗了張紅雪,也不代表就能與靜軒抗衡。
  
  不少有眼力的人更是暗暗疑惑,就連深謀遠慮,見多識廣的他們,一時也有些把握不到楚天的想法。
  
  在他們看來,楚天敢于挑戰靜軒,最大的可能只有一個。
  
  那就是其修為已是突破了法相圓滿。
  
  可是,按照時間算根本不可能啊。
  
  楚天入族時才法相中期,距今滿打滿算也超不過兩年。
  
  這么短的時間,要突破法相圓滿,那是近乎不可能的事。
  
  可如果沒有突破,其又是有什么底氣,有信心能以法相后期挑戰靜軒這位法相圓滿的強者的?
  
  懷著種種好奇,神族的族人和天驕們在挑戰開始之前,一道道身影騰空飛向龍虎島,落在龍虎島周圍一座座視線良好的山巔上。
  
  大多數是這樣。
  
  戰臺周圍就那么多位置,除非來的極早,否則都要在遠處觀望的山峰上找位置的。
  
  一道道火熱但疑惑的視線,從周圍一座座山巔上,極盡目力,居高臨下的俯瞰,聚焦在一座尚且空蕩蕩的戰臺上。
  
  這般凝視下,時間一點點接近。
  
  神族一位位高層到場,神族的王霸天,以及靜雪這位神女的到來,都引起一番轟動。
  
  楚天和靜軒之間的戰斗,他們自然不可能不來。
  
  在龍虎島最高的山峰上落定。
  
  “女兒。”霸天看向靜雪。
  
  “父王大人。”靜雪對他,一如既往的客氣而疏遠。
  
  霸天早習慣了,倒也不以為忤,饒有興致的問道:“你說,楚天和靜軒他們這一戰,誰的勝算會大一點?”
  
  靜雪沉默良久,答道:“楚天…會勝。”
  
  “哦,這么有信心。”
  
  霸天臉上難得的露出揶揄的笑容,旋即霸道雙眉一挑,試探問道:“莫非…”
  
  他話沒出口,靜雪便知道他要問什么,輕點螓首。
  
  眼見靜雪點頭,就算以霸天的見識,也忍不住狠狠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心中暗想:“法相后期和法相圓滿之間的差距可不小,盡管有至高權限,但能在這么短時間內達到,可見此子的確是有著圣者之資。”
  
  想到這里,他不由振奮。
  
  因為那意味著他們神族將再多一尊圣者,他對楚天如此禮遇,距他所見,此子也并非什么忘恩負義之輩,也就是說,又多了一尊圣者為他驅使。
  
  怎么都算件好事。
  
  “盡管此子天賦驚才絕艷,能在短時間突破法相圓滿,的確很了不起,但靜軒踏入這一境界更久,底蘊更深厚,而且他和楚天之前的對手,完全不是一個水準,真戰斗起來,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小靜說楚天會勝,那是女生外向,感情超過了理智,難免高看此子一眼,不足引以為據。”
  
  雖然靜雪這么說,但霸天并沒有將其感情色彩濃郁的回答放在心上,覺得這將會是一場勢均力敵的龍爭虎斗。
  
  對接下來的龍爭虎斗,他難免興致勃勃。
  
  若靜軒勝,證明他有一個好兒子,唯他馬首是鞍,任由駕馭鞭策,是件好事。
  
  若楚天勝,則證明他有一個好女婿,唯他馬首是鞍,任由其駕馭鞭策,也是件好事。
  
  也就是說,戰斗雙方,不管誰勝誰負,對他都是件好事。
  
  對于好事,他心中當然就難掩興奮之情了。
  
  終于,某一刻,山巔中一片片喧嘩響起。
  
  原來是交戰雙方已抵達現場。
  
  楚天和靜軒的身影已從半空中降落,在諸多神族族人,天驕的視線的注視下,結伴向約定的那座戰臺走去。
  
  事實上,他們邊并肩行走,邊熟稔的聊著。
  
  “小天啊,盡管你我是好兄弟,但這是正兒八經的挑戰,靜軒大哥我也是不好放水的。”戰臺下,靜軒頗為遺憾的向楚天說。
  
  “千萬不要放水。”
  
  楚天有些急了。
  
  對方放水,這次挑戰就沒有任何意義了,況且,若戰天神訣察覺到這種虛假,他怕是都無法通過這次挑戰獲得任何提升,戰天神訣又與他的進步息息相關。
  
  若是因此破壞了他近來快速提升的良好勢頭,那損失就更大了。
  
  大到不可估量。
  
  當然不至于如此。
  
  否則對方拿準這一點,要阻攔他的武道之路就太容易了。
  
  戰天神訣沒這么蠢,也不至于如此殘酷。
  
  只是楚天憑借想象,腦補出來的東西就更加可怕。
  
  靜軒點頭,又說:“雖然不能放水,但為了更淋漓盡致的享受這場戰斗,我們兄弟可以有一個君子間的戰前協議。”
  
  “君子之間,戰前協議?”楚天一頭霧水,他不知道對方在說什么。
  
  “對,你我乃是好兄弟,我們的戰斗,可不急不躁,一個層次一個層次,循序漸進的進行,這樣才能盡情享受戰斗的快樂。”
  
  “在我們這種層次看來,所謂名次都是浮云,重要的是你我都能充分享受戰斗,無論戰斗結果如何,你我之間的兄弟情誼也絕不改變,如何?”
  
  “靜軒大哥…”聞言,楚天也是有些由衷的感動,他平復了心情,又問:“你說的一個層次,接一個層次是什么意思?”
  
  “我等法相境,若是實力相當的正常戰斗,一般都是凝出法相迅速決出勝負,對吧?”
  
  靜軒問道。
  
  “嗯。”楚天點頭。
  
  的確如此。
  
  “但好不容易遇到你這種勢均力敵的對手,這么結束未免太遺憾了,我們的戰斗應該更加細膩充分一點。大可以先不取兵刃,先近身較量拳腳,拳腳較量差不多,再取出兵刃較量,待場面熱起來,再各凝法相,進行一場酣暢淋漓的大戰。”
  
  靜軒笑容和煦,耐心解釋道。
  
  楚天心下了然。
  
  這法子倒是與他當初踏入法相境之前,因偶然進入以戰養道的狀態,不急不躁,穩扎穩打,將地榜驕子逐個挑戰過去有異曲同工之妙。
  
  靜軒大哥與他,倒是英雄所見略同。
  
  “靜軒大哥真不愧是神族的十強妖孽,且不說實力,但是這份眼界就非一般人所能企及,十強妖孽,就是會玩。”
  
  楚天便沒有疑問的點頭應承下來。
  
  他挑戰靜軒,也不是為了挑戰而挑戰,而是為了激發戰天神訣,提升自己的實力。
  
  如若戰斗進行的更充分,說不定能讓戰天神訣更加活躍,他拿下這一戰的收獲就更大。
  
  他自然沒有反對的理由。
  
  “靜軒大哥還真是周到,竟然連這一點都考慮到了。”楚天心中暗暗欣喜。
  
  靜軒見楚天答應下來,盡管笑容依然和煦。
  
  但內心深處卻是陰森的一笑。
  
  不枉費他一番口舌。
  
  魚兒算是上鉤了。
  
  只要上鉤了,他為了針對那不滅圣紋,而精心籌備的手段就有施展的余地了。
  
  桀桀。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m.biqusan.com,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鱼丸深海狂鲨官方正版 大圣配资 青海快3电子模板 黑龙江22选5玩法说明 青海十一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今天有开盘吗 极速11选5是官方的么 天津时时彩平台网站 pc蛋蛋分析 北京快中彩开奖号码 山东11选五5开奖结果遗漏 吉林快3预测吉林快三推荐一定牛 湖北快三预测分析 黑龙江体彩6 1开奖结果今天 黑龙江体彩快乐十分钟开奖 北京福彩pk10app 天津快乐10分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