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有一顆時空珠 > 《我有一顆時空珠》一千二百六十八章一個非常可愛的小孩
        對于柳神的顧忌,張寶玉自然不會沒有考慮,更不用說其中還有他所重視的人物,甚至在將來,他還要將這些人統統都要帶回到大華世界中去。
  
      一直以來,張寶玉都有從高等級世界之中帶下人族,來改善大華世界之中百姓血脈等級的習慣,但這幾個世界之中,碰到人居然就沒有一個合適的。
  
      上一個世界之中地星上的人倒是合適,可一個現代社會,他除非是帶回去嬰兒,要不然還不如讓這些人留在原本的世界之中呢。
  
      更不用說上個世界之中他被世界意識盯上,最后也是只剩下了逃跑的機會,又哪里還敢到地星去帶走人口。
  
      而這個世界不但蠻荒,而且血脈等級也是極高,這樣的人口質量,如果帶回去將血脈融合到大華世界百姓之中,必然能夠極大的提升大華世界之中百姓的血脈等級和修煉資質,而且將這個世界的人口帶回去,還能夠增加石昊跟著自己離開這個世界的比重,張寶玉自然極為重視。
  
      輕輕轉頭看過石村中人,不過只有數百口人的小村,如今沒有出去打獵的,現在都已經全部聚集在了這里,一臉哀求的看著自己等人,卻又不敢說話,想到這個世界之中修煉者與普通人之間的等級差距,張寶玉也是輕輕搖頭嘆息了一聲。
  
      在人群之中,他甚至能夠看到,就連在石屋之中剛剛恢復過來,連一件合適的衣服都沒有的石昊,居然也光著白白的小屁屁,跟在一個老人的身邊,同樣跪在哪里磕頭,顯的格外的可愛。
  
      輕輕一揮手,將石村中人全都扶了起來,抬手在四周點了幾下,五道五彩光華就已經出現在了石村的周圍,而在幾道五彩光華出現的瞬間,卻又迅速的結合在了一起,互相流轉之間,甚至有了一種生生不息的感覺。
  
      這才開口看向石村中人輕笑道:“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在你們村子周圍布下了一道陣法,我可以向你們保證,在這個世界上,絕對沒有任何生靈能夠強行進入這個陣法之中,就算是沒有柳兒,你們的安全也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如果是別的陣法,張寶玉可能還沒有這么大的信心,但張寶玉布下的可是五行陣法,修煉五行法則已經到了太乙境界的中期,甚至如果僅僅是以西游記世界的法則來論,他如今的法則修煉都已經達到了太乙境界的巔峰,對于五行法則的了解可想而知。
  
      這樣的情況下,張寶玉布下的五行陣法,還是在這三千道州的下界之中,恐怕就算是這個世界被人打破了,這個陣法都不會有任何的問題,這一點自信如果都沒有,張寶玉還修煉什么法則。
  
      對于這一點柳神自然也是看的極為清楚,神識輕輕在陣法上觸動一下,就已經知道了這個陣法的威力,頓時也是放心的輕輕一笑,地上的半截柳樹也是沖天而起,帶著鋪天蓋地的根莖,卻又在空中越來越小的飛入到了張寶玉手中的宮殿至寶之中。
  
      這個宮殿至寶可是張寶玉手中等級最高的一件巔峰宮殿至寶,還是當年在吞噬星空世界的時候,坐山客留給張寶玉的,張寶玉在得到這個宮殿之后,將自己的五行靈根都直接種植在了里邊,甚至就算是回到大華世界,都沒有在從這個宮殿至寶之中放出來,對于這個宮殿安全性的放心,自然是可想而知了。
  
      這樣一件完全是防御性質的寶物,柳神將自己的本體放入其中,自然是將自己的一切都交到了張寶玉的手中,將來張寶玉自然也可以在離開的時候順理成章的將柳神同樣帶走。
  
      雖然化身留在了外面,但本體之中所有的感覺柳神依然能夠感覺到,一進入這個宮殿,最先看到的就是五株閃動著五色光華的靈根,屹立在這個宮殿法寶的最中間,雖然這五株靈根上的氣息一閃就收,但依然讓柳神在這幾株明顯分為五行的靈根上感覺到了自己這個新認的主人的氣息,顯然這幾株五行靈根是屬于自己的主人的。
  
      暗暗懷疑著這個自己剛認的主人到底是什么種族,半截柳樹也是極為小心的找了一個邊角,重新將自己種植了下去。
  
      而直到現在,張寶玉才算是完全肯定,柳神現在已經完全屬于了自己,甚至這個世界之中,以后也再不會有柳神這個名字,有的只是自己身邊的侍女柳兒。
  
      既然柳兒已經注定是自己的了,張寶玉的眼神也是看向了不遠處跟在一個老人身邊,全身連一件衣服都沒有,但卻顯的可愛異常的小身影,輕步走了過去,將這個在不久前還在生死邊緣掙扎著小不點抱在懷中,張寶玉這才臉一沉,向著一直在這個小不點旁邊的老人問道:“這么小的孩子,怎么會受到這么重的傷勢,而且連身上的骨頭都被人挖走了一塊,如果不是碰到我,恐怕連活下來都不可能,你能告訴我是誰傷了他嗎?”
  
      石云峰一臉警惕的看向張寶玉,他可是知道,小不點的仇人在外界可全都是大人物,若是真將小不點的仇人說出來,卻又碰上了人家的熟人,對于石村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災難,這樣的情況下,在連張寶玉的身份都不知道,甚至也不了解面前這個年輕人的實力,他又怎么敢將這樣的事情說出來。
  
      看這個老人一臉的警惕,一句話也不說,只是搖頭,而石村的村民顯然是因為老人的關系,同樣不敢說什么,張寶玉又一次為這個世界之中修煉者與普通人之間的等級差距第二次嘆息了一聲。
  
      但這樣的事情也不是他能夠改變的,甚至在所有的世界之中,都有著這樣的習慣,修煉者高高在上,而普通人卻是如同草芥,雖然都是同樣的生命,卻又有著天差地遠的身份差距。
  
      也是看向老人道:“我想將這個孩子收為弟子,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m.biqusan.com,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鱼丸深海狂鲨官方正版 河北快3开奖直播 热门理财app排行榜 今晚专家推荐七位数 每日黑马股票推荐 贵州高视频11 选五 福彩排列七一等奖是多少 上海11选5什么时候开 陕西11选5玩法 五分彩开奖网址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配资 炸金花技巧规律视频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官方腾讯分分彩开奖直播 吉林快三遗漏表 最实用的短线选股方法 陕西快乐10分钟横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