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金幣即是正義 > 《金幣即是正義》第七百二十章 我要休息啊!!!

  隨后,她轉過頭,看著那只一直趴在置物架最上面的那只貓,沖著它招了招手。
  “(輕聲)干嘛?我可說好了,我是絕對不會碰水的。”
  少女倒是笑瞇瞇地說道:“(輕聲)不是不是啦,你剛才不是說,你可以施展一個障眼魔法的嗎?可以讓我變成一個完全不同的人對吧?你看,可可她們應該已經進去了,雖然里面還挺大的,但我不想有什么萬一。所以你也給我弄一個那個魔法行不行?”
  “(輕聲)不行。”
  斬釘截鐵地,這只貓咀嚼了少女的要求。
  這下子,剛剛還面帶微笑的少女,立刻就露出古怪的表情了。
  “為什么不行?!”
  甚至是因為這樣的激動,而忘記克制自己的聲音了。
  這只貓倒是依然顯得十分的淡定,緩緩說道:“(輕聲)你以為那個魔法是什么很簡單的魔法嗎?那是一種幻覺魔法,而且還是相當高等級的幻覺魔法。我按照你的要求盡量壓制自己的魔力了,所以能夠施展的條件業有限。”
  “剛才我為了幫你買票用了一次,然后為了準備給你施展變成男性身體也準備了一次。兩次過后,我感覺到我身邊的魔力元素已經開始聚集,并且有很大的提升了。如果再施展的話,很可能就算不主動來探查,也會被一些魔法師感知到。最起碼,那兩個正在里面洗澡的修女和死靈法師會察覺到。你應該明白,我在女浴室這件事情被她們察覺到究竟意味著什么吧?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你也要我繼續施展嗎?”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少女還有什么話好說嗎?
  她帶著些許無奈,又帶著些許氣憤地看著這只貓,猶豫了片刻之后,終究還是只能嘆了一口氣:“(輕聲)行吧,就算你不喜歡下水,在旁邊看一會兒總沒關系吧?說不定你會喜歡呢。不過你不能以這個模樣進去……你有沒有什么辦法?”
  這只寵物貓的耳朵略微拍動了一下,隨后,它的身子突然蜷縮起來,下一剎那,它的外貌竟然變成了一副普普通通的眼鏡。
  “你還會變形?!”
  少女顯得有些驚訝。
  倒是這幅眼鏡顯得有些不耐煩了:“快點吧,別啰嗦了!雖然不能施展很強的障眼法,但是改變一下外形變成這種小東西也算不了什么。”
  也不多說什么廢話了,為今之計,少女也只能將這幅眼鏡架在自己的鼻梁上,隨后把自己的頭發盡量挪到自己的臉的前方,用頭發遮擋住自己的面容,這才能夠踏入浴室。
  所以說,她不把這一頭頭發剪短,也是有好處的嘛~~~
  熔巖浴室的女浴場顯得挺大,至少有三四個人魚之歌的公會大廳那么大。
  在這么巨大的空間內,分別擺放著好幾個大型浴缸。里面用來擺放不同溫度的溫泉。
  只是或許是由于這是在室內的關系吧,光線顯得有些暗。
  現在還只是下午,這里的人顯得還不算太多,洗澡的女性們或老或少,都是三三兩兩地聚集在一起,一邊浸泡身體,舒緩身心上的疲勞,一邊聊天,說著彼此之間互相都感興趣的話題。
  少女盡量低著頭,讓自己的頭發遮擋整張臉,表現出一副陰沉的模樣。至少這樣可以讓人盡量不要注意自己了。
  她小心翼翼地挪動步子,來到一個略微偏僻的浴池。伸出手略微探了探水溫之后,這才摘下身上的浴巾,踮著腳,小心翼翼地伸了進入。
  待得雙腿習慣了這里面的水溫之后,她才一點點地往水池里面挪,直到溫暖、甚至還帶點燙的溫泉水掩埋住了自己的脖子。
  “呼~~~~”
  靠著水池邊緣的巖石,少女輕輕地閉上眼睛,盡情享受著這一刻的安穩與寧靜。
  事實上,能夠這么放松身心的日子真的很稀少啊……
  如果在工會里面的話,每次洗澡都好像做賊似的,一定要選擇其他成員們都不在的日子。而且還要盡量快速地洗完,防止成員們因為什么意外而回來。
  過去差不多三年的時間里面,一切都是那么的不方便。也就只有真正體會了這種不方便之后,才會明白自己原來的日子是過得多么的舒服,多么的便攜啊……
  不,所謂的方便便攜也是有邊界的,雖然原來的生活也有舒服的地方,但更多的卻是那種讓自己非常不舒服的不適。
  與之相比起來,還是覺得在這三年的時間里面能夠放松地待在鵜鶘鎮還來得及更加輕松一點。
  嗯……輕松……嗎?
  哈,想想也是,如果真的輕松的話,那么自己現在泡這個澡就不會覺得那么舒服了。
  啊……這種感覺真的好舒服啊……讓熱水浸濕自己的每一寸肌膚,仿佛全身的所有皮膚,所有肌肉,所有骨骼都得到了一次全身心的放松一樣。
  這種感覺就好比按摩……不,簡直比按摩還要舒服個上百倍!
  咕嚕咕嚕……太累了,真的好想睡一會兒……嗯,干脆就瞇一會兒吧,就當是給自己放個小假……
  嘩啦——
  可就在少女想要盡量感受一次無人的清爽時光的時候,水花聲卻是不由自主地從旁邊涌來。
  她略微睜開眼看了一眼,是幾名女性結伴進入她這個水池來泡澡。
  嘛,也不能說這個水池只屬于她一個人嘛。少女閉上眼睛,略微往旁邊挪了挪,盡量讓自己的小世界保持寧靜。
  “哎,你們看到那邊那些鄉巴佬了嗎?”
  “看到了看到了,一看就是鄉巴佬,沒有禮貌,也沒有教養,一進來就是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模樣。”
  就算不怎么想要介入這樣的環境,但是少女的耳朵終究還是浮在水面上。
  她再次睜開眼睛向著那些閑聊的女人瞄了一眼……算了,僅僅是說的話,就讓她們隨便說吧。說兩句閑話又不會扣自家公會的錢。
  “可不是啊,自從進來之后就是大大咧咧的。那個小女孩看起來很沒有禮貌,竟然直接跳進水池里面了!”
  “對對對!濺了我一臉的水,甚至把我的頭發都弄濕了。鄉巴佬外加小孩子,真的是討厭。”
  嗯……怎么說呢?
  少女覺得這些女人的厭惡感也不是沒有道理。嗯,看來等會兒應該要好好教訓一下可可那個小丫頭才行了。畢竟來到大城市,就不能像在鄉下小鎮那樣了,輕拿輕放這是基本的教養。
  不過轉念一想,瑪歌和酥塔應該也跟在旁邊吧?怎么沒有管好那個小丫頭?
  “真的是很討厭,那個黑頭發的女人過來想要和我道歉,但是天知道她是不是想要把什么病菌傳染給我。”
  “你是說那個頭發遮住眼睛的那個黑發女人啊?看起來就顯得十分晦氣,看那種女人一眼就有種要折壽的感覺。”
  “哎,我們最好小聲點啊,別讓給他們聽到了。那些鄉巴佬可沒有什么教養,真的發起火來找我們麻煩的話,反而就是我們惹麻煩了。”
  “怕什么?現在在城里,我們還怕那些鄉巴佬嗎?……嗯?你在想什么啊。”
  “啊?我?哦,我只是覺得好像啊……”
  “像?像誰?”
  “那個白頭發的女人,她長得好漂亮啊。”
  “那個女人?……哼,一臉的妖媚氣息,簡直就像是專門勾引別人男人的下賤女人。”
  好吧,聽到這里少女也是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畢竟聽到自家成員現在的風評似乎越來越差了,身為會長的她也聽不下去。當下,她就準備起身換個地方,保證耳不聽為靜。
  “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你們不覺得那個白頭發的女人,很像是昨晚開始傳播開來的那個……光明圣女嗎?”
  剎那間,少女原本打算起身的動作一下子就停了下來,現在甚至把自己的嘴巴以下的部分都埋在水里了。
  “那個光明圣女?你是說那個聽起來淫(和諧)蕩的不得了,甚至還摸過我老公胯下,甚至說要舉辦全裸派對的那個……?怎么可能?!”
  “可是,看起來不是很像嗎?都是一頭白發,都是有著一雙酒紅色的眼睛。而且……這個白頭發的女人的眼神看起來也是一副很淫(和諧)蕩的感覺……你們說,你們在城里見過幾個白頭發,還長得那么妖嬈,年紀差不多的女人?”
  “這個……我告訴你,這個話可不能亂說啊……誰都知道,那個絕對不可能是光明圣女……我們的圣女怎么可能是那種……那種……淫(和諧)娃?一定是搞錯了……”
  “我也覺得是搞錯了……應該不是吧……再怎么說,光明圣女至少會光明魔法……我們不能因為頭發顏色相近就胡說八道……”
  “光明球!”
  也就在這些婦女們在旁邊不斷竊竊私語的時候,那邊的白發女性卻是突然抬起手,也不用法杖,就將一個光明球扔上半空,固定住。
  那個倒霉催的調皮小女孩則是立刻拍著雙手,笑道:“現在夠亮了,夠亮了!這里簡直太暗了,又沒有窗戶透光進來,我都快看不見了!”
  換成旁邊那個黑發陰沉女性現在則是笑了笑:“女浴室怎么可能開窗戶嘛。”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m.biqusan.com,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鱼丸深海狂鲨官方正版 博彩通评级机构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组最大遗漏 韩国1.5分彩走势图 六台宝典直播开奖下载 北京11选5一定牛走势 江西11选五数据遗漏 黑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平台网站 黑龙江22选5技巧 十大正规理财平台 广东快乐十分2020年开市 002016世荣兆业股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一定牛 黑龙江22选5带连线走势图 东方秒秒彩app 怎样获得百度搜索大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