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領主之軍團召喚 > 《領主之軍團召喚》092 側翼鑿穿
正因如此,色雷斯刀戰士在馬其頓軍隊中比輔助兵和奴隸兵高出一級,僅次于馬其頓方陣步兵。
  
  他們也成為亞歷山大大帝手中的一張王牌。
  
  這些色雷斯刀戰士個個都具備1級戰士以上的實力,并且出戰前喝下了對戰士身體有效的力量藥劑和狂熱藥劑!
  
  此時,3級以下的色雷斯戰士級別紛紛提升了一級,并且理智被壓制,變成了嗜血戰斗的瘋子。
  
  這種藥劑的效果自然是統治者最喜愛的,只可惜后遺癥太大,亞歷山大不舍得給馬其頓方陣步兵使用。
  
  如非必要,亞歷山大都不打算出動這些嗑藥的色雷斯刀戰士。
  
  足足3000多色雷斯刀戰士形成一片人潮沖殺而來后,千名諾德皇家侍衛在亞歷山大‘果然如此’的眼神中列隊走出。
  
  亞歷山大看到對方身上的甲胄和斯瓦迪亞騎士差不多后,就知道這又是一個硬茬。
  
  這種全身包裹鐵皮的甲胄,亞歷山大還是頭一次遇到,即便是北面更加強大的羅馬共和國步兵,都沒有這種甲胄。
  
  3000多色雷斯刀戰士對陣千名諾德皇家侍衛,雙方的戰斗一觸即發。
  
  磕了藥的色雷斯刀戰士沒等近敵,就被一排排飛斧砸倒數百人!
  
  換做普通部隊,光是這一輪消耗就足以崩潰,但對于磕了藥的色雷斯刀戰士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這種狂熱藥劑的藥效非常強大,后遺癥則是讓戰后嗑藥的戰士精神萎靡,整個人徹底廢掉,如同吸毒患者一般,精神上甚至會出現幻覺。
  
  也就不明白這種藥劑強大后遺癥的土包子色雷斯人才會被亞歷山大忽悠著喝下藥劑。
  
  不過后遺癥雖強,剛喝下去的時候確實能感受到體內爆炸性的力量,以及亢奮到不正常的戰斗意志。
  
  以肖云陽的角度來看,這些色雷斯刀戰士各個都具備戰意!
  
  飛斧過后,肖云陽驚喜的發現,本來緩慢遞增的戰魂,一下子飆升三位數!
  
  那些馬其頓輔助兵輕步兵和希臘輕步兵提供的戰魂比例差不多,都是一如既往的低下。
  
  畢竟這些上戰場的士卒,幾乎百分百都是被逼的。
  
  真正具備戰意的也就那些精銳部隊,比如說之前的伙伴騎士。
  
  不過伙伴騎士也就在第一輪和斯瓦迪亞騎士對沖中提供了大量戰魂,后續兩輪沖刺基本上就不出戰魂了……
  
  扔完飛斧后,諾德皇家侍衛前排手持大盾戰斧,后排手持雙手戰斧,組成嚴密的長條方陣狠狠的撞上去。
  
  接觸的一瞬間,就有數百名色雷斯刀戰士被撞倒或砍死!
  
  在這種密集人潮的戰斗中,倒在地上基本就要面臨死亡,光是敵人和友軍的踐踏就足以讓他們永遠起不來身。
  
  然而,雙眼被紅色血絲充滿的色雷斯刀戰士毫不在意,后續仍然源源不斷的沖撞上來,不少靈巧的色雷斯刀戰士還一躍而起,跳入諾德皇家侍衛盾陣后排,然后被亂斧砍殺……
  
  不過這么一躍,卻讓諾德皇家侍衛的方陣出現了些許騷亂,其他色雷斯刀戰士紛紛有樣學樣,不再硬啃正面的盾陣,紛紛躍入后排。
  
  一時之間,血肉橫飛,3000多色雷斯刀戰士如同飛蛾撲火一般,將嚴密的諾德皇家侍衛的軍陣生生砸爛!
  
  畢竟落下來的色雷斯刀戰士太多,哪怕是尸體都是的陣形不再嚴密。
  
  很快,雙方就陷入到色雷斯刀戰士最喜歡的混戰階段。
  
  然后色雷斯刀戰士悲劇的發現,他們的砍刀對上諾德皇家侍衛的甲胄真心無力,只有砍到諾德皇家侍衛暴露的面部和脖頸處甲胄鏈接的縫隙,才能有效殺敵。
  
  不然的話,就只能依靠蠻力將甲胄里的人體砸死。
  
  只是,能做到這一步的色雷斯刀戰士至少要是4級戰士,數量實在是太少了。
  
  可以說,色雷斯刀戰士被消滅只是時間問題。
  
  亞歷山大大帝看到色雷斯刀戰士如同消耗品一般快速變少,絲毫沒有可惜的感覺,而是趁機帶領伙伴騎士的主力沖向諾德皇家侍衛混亂的戰團。
  
  原來,色雷斯刀戰士本就是亞歷山大用來攪亂敵陣的炮灰。
  
  磕了藥神志不清的色雷斯刀戰士為亞歷山大的伙伴騎士創造了非常好的騎兵沖鋒環境,沒有了陣形還被色雷斯刀戰士拖住跟腳的諾德皇家侍衛,連伙伴騎士的一輪沖鋒都沒擋住,就變得七零八落。
  
  隨后就是伙伴騎士對散亂的諾德皇家侍衛的虐殺游戲。
  
  在馬力的速度加持下,諾德皇家侍衛身上的甲胄已經無法起到良好的保護作用,一群群諾德皇家侍衛被伙伴騎士屠狗般挑飛擊殺!
  
  6級常規召喚士兵最高只能承受6成傷亡,想要繼續作戰必須收攏潰兵重整隊伍才可以。
  
  于是,只剩下三百多人的諾德皇家侍衛崩潰了。
  
  他們在伙伴騎士的追擊下連重整的機會都沒有,就被砍殺殆盡!
  
  只剩下不足千人的色雷斯刀戰士則繼續狂熱的跟隨在伙伴騎士后屁股,朝著敵軍主陣方向沖刺。
  
  隨后,亞歷山大的伙伴騎士主力一頭撞進板甲軍士戰團組成的最后一道陣列當中。
  
  一沖之下沒有破陣后,亞歷山大果斷帶著伙伴騎士主力后撤迂回,隨后讓剩余不足千名磕了藥的色雷斯刀戰士上去攪亂敵方陣形,打算再上演之前那一幕。
  
  只可惜,這次沖擊的色雷斯刀戰士數量太少了,沒能將板甲軍士戰團的陣列徹底砸開。
  
  不過亞歷山大也是一個果決狠辣之人,帶著伙伴騎士高舉帥旗,朝著色雷斯刀戰士唯一打破的缺口沖了進去。
  
  在伙伴騎士不計傷亡的沖鋒當中,板甲軍士戰團終于被鑿穿一個缺口。
  
  隨后伙伴騎士熟練的分成一股股隊伍分散開,從其他方向對著被一切兩半的板甲軍士戰團進行切割。
  
  一時之間,板甲軍士戰團只能就地組成防御圓陣艱難的抵抗反復沖刺的伙伴騎士。
  
  在亞歷山大大帝為打破側翼防線努力的時候,斯瓦迪亞騎士也遇到了自己的克星。
  
  馬其頓軍陣雖然沒有了伙伴騎士遮護,但斯瓦迪亞騎士卻陷入到一群祭司做下的陷阱當中。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m.biqusan.com,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鱼丸深海狂鲨官方正版 南方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 广西快三和值预测方法 山西11选五每天多少期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 今日广西快乐十分开 天津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山西体彩ll选5开奖结果 北京28哪个平台正规 今日股市行情查询 甘肃十一选五19号预测 pc幸运28在线预测大神 今期开七星彩结果查询 广西快3开奖现场视频 分分彩赢彩计划 江西11选5玩法及中奖规则 炒股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