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萬道孤存 > 《萬道孤存》“第一百五十七章 三個承諾!”

  李元霸激動道:“小師弟你既然能診斷出凝兒是中了什么毒,你為何說無藥可救?”
  趙德柱此時也非常著急,但在李元霸和軒轅欒面前,他又不能表達出自己與李佩凝相識相愛,趙德柱真的是憋著一口老血,死死盯住了李一鳴!
  李一鳴深吸一口氣后回道:“此毒確實是無藥可救,但有別的辦法救治,就是代價有點大!”
  軒轅欒道:“在皇朝勢力面前,你不用談代價,直言你需要什么?但說無妨!”
  趙德柱聽到還有轉機:“兄弟,別賣關子了,你倒是說啊!”
  李一鳴道:“我所說的代價,是要把凝兒公主全身的血換掉!現在凝兒公主的身體,已被邪毒侵蝕入血,下一步就是深入骨髓,剛才我已經讓雪兒幫我檢查凝兒公主的心房處,現在凝兒公主的新房處已經出現了一株花骨朵,待花骨朵打開七片花瓣之時,也就是凝兒公主徹底藥石無力之時!”
  李元霸著急了:“換血就換血,這有何難,有辦法治你就大膽著手去治便是!”
  李一鳴解釋道:“換血的代價太大,第一,我要的是凝兒公主身上的毒血一滴不剩,全部排出體外,第二在保證凝兒公主的同時,也得找的到能與雪兒公主血脈一樣之人,但是要讓雪兒公主徹底活過來,就是必須把另外一個人身上的全部血液換到凝兒公主的身上,所以我說的代價就是,能救凝兒公主之人,必須是陛下本人或者與凝兒公主血脈親近之人,這幾乎是一命換一命的代價,陛下,恕我無能無力!”
  李一鳴話剛說完,苗一手直接上前罵道:“你這小子少在這信口雌黃!你若不是帝師的學生,我現在就懷疑你是不是什么巫醫邪醫,不管是陛下也好,其他皇子也罷,這皇家血脈何其珍貴?你若是誘導陛下獻出血脈,陛下萬一有個閃現,你將愧對整個大唐皇朝!”
  李一鳴不卑不亢地回苗一手:“前輩,我已經說出了我的治療方案,除此之外,我并無他法,所以我說了,恕我無能為力,若想救凝兒公主,先把毒血排出體外,再找皇族中與凝兒公主血脈親近之人換上,一個人的血換到另外一個人身上,這涉及到陛下,或者其他皇族成員的安危,晚輩確實不敢用這法子,若是陛下龍體有恙,我就是整個皇朝的罪人,所以,恕我無能為力!”
  軒轅欒此時已經哭成一個淚人,看著李元霸久久不能出聲,這是她唯一的女兒,一直視為掌上明珠,現在正是豆蔻年華,難道就要這樣看著李佩凝死在他們眼前?
  李元霸突然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小師弟,我想問,若我與其他皇子一人出一部血脈,能不能把凝兒救回來?”
  李一鳴想了一下:“理論上是可以,但要做到血脈統一,比如陛下的血脈肯定是最合適的,而其他獻血的皇子也要與陛下的血脈濃度差不多,方能一起獻血,不然凝兒公主還是一樣,沒救!”
  李元霸吩咐身旁太監:“去!把所有的皇子公主都給朕找過來!”
  那太監趕緊通知其他的太監,陛下的皇子可不少!
  李一鳴這時已經坐在石椅上悠哉和周老喝著茶,完全不顧李元霸和軒轅欒此時的心急如墳,但周老深知李一鳴的脾氣,李一鳴能這么悠哉與他飲茶,證明李佩凝還是有救的!
  周老問道:“一鳴啊,你還是有把握的吧?我看你這樣子倒也是不著急啊!”
  李一鳴喝完一杯茶后:“先生,還是皇宮的茶好喝啊,比您老那的茶葉碎渣子好喝多了!”
  李一鳴并沒有正面回答周老的話,李元霸在一旁聽到后:“小師弟,你若喜歡這茶葉,我送你幾斤便是,這可是金枝云霧啊!”
  “謝謝師兄美意,我這從山里走出來的山野村夫,實在沒有這等福分享受這么金貴的茶葉啊!”
  李元霸身為皇朝帝皇,從李一鳴的話里聽出了另外一層的意思!
  確實,區區幾斤茶葉,你就想讓李一鳴救你女兒,李元霸用腳指頭想,也能知道是自己太看輕李一鳴了!
  李元霸想了一下:“小師弟這樣,只要你能救我女兒,我可以滿足你三個條件,只要朕做的到,一定盡力而為!”
  來自一個帝皇的承諾,還是三個!李一鳴再處事不驚,也是被李元霸的魄力給震驚到了!
  李一鳴回道:“大師兄客氣了,但大師兄作為帝皇,我就領大師兄的情了,凝兒公主我肯定盡力治好,但能給凝兒充足的血脈支持,才是重中之重,不然我也束手無策!”
  李元霸聽到李一鳴領他的情,這才松了一口氣!
  當李一鳴和周老喝完一壺茶水后,各個太監也領著李元霸的皇子公主們,集合凝珠殿門口,李一鳴放眼望去,卻沒有李鴻遠的身影!
  太監總管向李元霸匯報:“啟稟陛下,除了二皇子以為,三皇子到七皇子全部到齊,公主五位也是到齊!”
  李元霸疑惑問道:“二皇子去哪了?”
  “回陛下,據西華殿的人回報,二皇子不巧已經外出,去郊外馬場處理事務去了!”
  李元霸回過頭來問李一鳴道:“除了朕的二皇子,其他皇子公主都在這了,要不我們就別等他了?”
  李一鳴點點頭:“請陛下先寄出一滴鮮血,凡是能和陛下血脈差不多的,便可使用了!”
  然后李一鳴叫人拿來十幾個小碗,眾皇子公主紛紛拿錐子刺破自己的手指擠出一滴鮮血,然后滴入碗中,李一鳴拿著李元霸的金色帶著紅色的血液,一個個對比!
  李元霸看到李一鳴絲毫不驚訝自己的血液是金色帶著紅色,反而李元霸自己驚訝了!難道李一鳴也看過神族血液不成?
  但此時的李元霸無暇細想,跟著李一鳴一個個對比,等把所有人的血液對比完之后,李元霸著急問道。
  “小師弟,我這皇子公主中可有血脈達到你的要求?”
  李一鳴談了一口氣后,如實回道:“大師兄,沒有!”
  聽到李一鳴的話后,李元霸剛剛還看到了希望,現在瞬間被現實擊潰!
  李一鳴看到李元霸這滴金色血液,拿起錐子,刺破自己的手指,擠出一滴神血,發現自己的血脈濃度居然與李元霸的不相上下,李一鳴心里不禁感慨,難道這就是命嗎?
  李一鳴對李元霸道:“我有辦法救凝兒公主,當然也是需要陛下配合,而且我可以保證既讓陛下把血脈過渡給凝兒公主,也不傷及陛下龍體,就看陛下信不信我了!而且我在整個為凝兒公主治療的全過程,除了陛下之外,我不允許其他人在現場,如果陛下信我,我們現在就進去治療凝兒公主,若陛下不信我,請放我走,我還有許多事,要與先生敘舊!”
  苗一手第一個跳出來不同意:“你剛剛自己說,只要有足夠的血脈之力,才能救治凝兒公主,也是你說除了陛下之外,別人的血脈不能用,你又說現在你可以救治凝兒公主,而且你要與陛下單獨在凝珠殿內,你若趁陛下渡血脈給凝兒公主時圖謀不軌,陛下的龍體該怎么辦?”
  面對苗一手的連翻質疑,李一鳴索性拍拍身上的塵土,一副你不信我,我便要走的樣子:“先生,不是學生不盡力,是有人不讓弟子醫治,學生還不如與你小酌兩杯,倒是得了個清閑!”
  李元霸此時已經做出了決定:“朕的小師弟怎么說,你們就怎么做,朕的事何時輪到你們做主了?你們若是有能力救我女兒,我倒也給你們面子,你苗一手若沒這能力,就給我在一旁看著,你若再聒噪,小心我把你杖斃于此!”
  軒轅欒也是擔心李元霸:“陛下,你可要小心龍體,如果凝兒實在救不回來,這可能是他的命!”
  李元霸怒道:“你這什么婦人之見?難道你要朕看著自己親生女兒死在自己面前?盡說這混賬話!再說了,我與我小師弟一起救治我女兒,你有何可擔憂的?”
  李一鳴看到李元霸這么著急李佩凝的生死,心里不禁感慨,看來李元霸并不是李家村幕后黑手,應該是李鴻遠這狗賊一人所為,能這么重視親情之人,又怎么會派自己兒子把家鄉屠村呢!
  李一鳴吐了一口濁氣:“大師兄,我們進去吧!”
  李元霸趕緊回道:“小師弟,我們走!”
  李一鳴和李元霸并肩走入凝珠殿內,然后李一鳴之言道:“麻煩大師兄開啟禁制,我不想別人中途進入打擾我們,我也不希望接下來我們說的話,被外人聽到!”
  李元霸一頭霧水,李一鳴到底有什么秘密,非但只要自己與他一起進來,現在還要設下禁制,于是李元霸發動靈力,大手一揮,直接把整個凝珠殿設下禁制,讓外人既進不來,也聽不見!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m.biqusan.com,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鱼丸深海狂鲨官方正版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直 山西新十一选五下载 内蒙古11选5奖金 北京快三玩法中奖表 云南省十一选五走势 上海11选5开奖查询 股票配资业务员怎么找客户 今晚福建36选7走势 体彩排列三试机号彩吧助手 东莞股票配资 湖南快乐十分手机走势图 江苏快三下载 上海11选5第一位数走势 股票分析群是不是诈骗电话 管家婆精准四肖期期淮 中国股市宏观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