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重啟大明朝 > 《重啟大明朝》第七十二章 天津水師

  婁光先手中所謂的救命稻草,嚴格意義來講,并不是一個寨,而是一座城。不過這城建在水邊……天津衛水寨。
  天津水師所在地。
  明朝時期對海防非常重視,在洪武年間,僅在南京周圍就設水軍24衛,每衛有船40艘。
  可能,很多人對24衛沒有一個直觀的概念,但整個南京城周圍,陸軍不過48個衛所。
  換句話說,水師和陸軍的比例是1比2。這個比例,別說是在古代,就是在現代也不算低。不信你看看,min國時期有多少水軍!man清有多少水師!
  或者是腦補一下,另一支軍隊長期以來,陸軍獨大的局面。就知道,明軍水師與陸軍的比例,是多么的超前!
  到洪武末年,從廣東到遼東的沿海防衛設施,包括衛所、巡檢司、墩臺烽堠基本完備。據《籌海圖編》所列,沿海(包括長江下游兩岸)共有衛54、所99、巡檢司353、烽堠997。按明代衛所的編制估算,整個沿海衛所兵力約40萬,艦船千艘左右。
  大明對水師的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天津衛水寨就是明朝海防衛所體系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不僅是天津水師所在地,而且還負責押送海運糧食的重擔。南方押運過來的糧食,還有給關寧軍的糧餉,全部由天津水師押送。
  本來有戰船近兩百艘,兵士7千多人,但是由于崇禎年間,連年征戰,軍費吃緊,為了保住關寧軍和九邊的軍餉,崇禎不得不裁減水師。
  畢竟,無論是戰清軍,還是對付農民軍,水師頂多是運輸大隊長。所以,水師的軍餉不斷縮減,戰艦和人員得不到補充,到了崇禎后期,甚至將天津水師劃歸到萊登水師管理。
  因此,天津水寨的水師數量,不斷裁減,到目前只有不到3千人,戰艦不到百艘。
  崇禎自掛東南枝后,大明亡了,天津水師就像是沒娘的孩子,誰都懶得理。
  理他干啥?在李自成看來,水師除了消耗軍餉,沒一點用,招安他們干啥?還讓他們自生自滅,自己退化成漁民吧!
  這一個月來,根本沒人光顧設在大沽口的天津水寨,今天突然見到,上百名身穿鴛鴦襖的明軍騎兵,急吼吼地跑過來,要求進水寨,所有人都一臉懵逼。
  這是怎么回事?
  “快打開寨門,讓本將進去,闖軍追過來了!”
  眼見著,勇衛軍的騎兵,距離自己越來越近,婁光先急著大吼道。
  “你先等等,我去稟報蘇總兵”。
  守寨的水軍趕緊去叫天津水師總兵蘇觀生。
  不一會,蘇觀生來到水寨的寨墻上,他駐足觀看,大寨下騎著馬的將領他認識,正是天津衛副總兵婁光先。遠方,還有幾百個闖軍的騎兵掩殺而來。
  只是,蘇觀生不明白,早在一個月前,天津衛的正副總兵原毓宗、婁光先等人,已經全部投降闖軍,前幾日還跟著李自成一起去打山海關,怎么現在他被闖軍追殺呢?
  蘇觀生第一感覺就是,婁光先和闖軍在演雙簧。婁光先扮作逃兵,騙開天津水寨的大門,闖軍隨后掩殺進來,這樣天津水師就會全軍覆沒。
  他這樣的考慮不是沒有道理的。前不久,原毓宗曾經以老朋友的身份給自己寫信,讓他投降闖軍,跟自己一起歸順大順朝,被蘇觀生嚴詞拒絕。
  蘇觀生心道,“難道原毓宗惱羞成怒,才讓婁光先過來騙城!”
  其實,蘇觀生是冤枉原毓宗了!
  當時,原毓宗壓根就沒瞧得起天津水師,畢竟他們的戰力都在海里,在陸戰中他們翻不起什么風浪。
  頂多是天津水師全軍南下,對原毓宗沒有半點損失。所以勸降這事,就沒了下文。
  其實,原毓宗就是想有下文,也無能為力。寫完勸降信不久,他就被征召去攻打山海關!
  蘇觀生為官清廉,將“文官不貪財,武將不怕死”作為自己的人生信條。現在看到婁光先抱頭鼠竄,如此貪生怕死,心中又愈發輕蔑了幾分。
  他用手捏著自己的胡子,冷冷地道:“婁副總兵,你不是已經歸附闖逆,發兵去打山海關了么?”
  “這個……”
  婁光先心道,千萬不能說,闖軍在山海關兵敗,自己不得已才反叛李自成的。這樣蘇觀生會更加看不起自己。
  想到這,他假裝一臉正色地說:“自古漢賊不兩立,下官不過是假意歸附,想打進闖營伺機救出太子……”
  不等婁光先說完,蘇觀生急忙問道:“婁總兵可見到太子爺?救出太子爺了么?”
  眼看著追兵越來越近,離自己已經不足100丈,再繼續虛與委蛇下去,自己馬上就被勇衛軍殲滅在天津水寨下了。
  婁光先急忙說道:“蘇總兵,這件事一言難盡,可否進一步說話?”
  “開寨門,放他們進來!”
  蘇觀生一擺手,讓將士們打開水寨大門。
  見水寨大門徐徐打開,婁光先露出開心一笑,心道“只要是逃進水寨,就有辦法回天津衛,那時我就是土皇帝!”
  “等等!”
  蘇觀生突然伸手阻止,兵士們進一步打開寨門,婁光先臉上的詭異笑容,瞬間凝固!
  “蘇總兵,快開門啊,再晚,就來不及了!”
  “快救救下官吧!”
  眼見著勇衛軍的騎兵,距離自己只有80丈遠,婁光先急得大聲叫嚷起來。
  婁光先心如撞鹿,此時的朱慈烺也比他好不到哪去。眼看著,就要將婁光先追上,沒想到這家伙居然狡兔三窟,突然向海邊奔跑,來到這天津水寨。
  朱慈烺知道,這天津水寨是海運糧食的必經之路,而且可以通過白河與天津衛相連,若是婁光先進了水寨,再借一條福船,沿著白河走水路回天津衛,那自己說什么也追不上他!
  而婁光先一旦回到天津衛,就如魚入大海,自己占領天津衛的計劃就可能泡湯。
  不行,說什么也不能讓婁光先跑了。他趕緊讓李世威繼續加快步伐,緊追婁光先。
  這時,勇衛軍的騎兵距離婁光先已經只有50丈的距離,再近就可以用弓箭射殺自己了。而且,婁光先知道,水寨的大門不是說開就開,說關就關。從開到完全關上門,大概需要一盞茶的時間。
  若是對方掩殺過來,后果就是水寨給自己做陪葬,被勇衛軍一舉拿下。想到這,他咬了咬牙,對著自己的家丁婁二說道:“老二,你帶領50個弟兄,先去頂一下!”
  “遵命!”
  作為家丁,平時比兵士吃得好、賺得多,就為了危難時刻為主人消災。婁二只能硬著頭皮率領50家丁,向勇衛軍發動反沖鋒。
  勇衛軍勢頭正盛,而婁家的明軍士氣低落,只經過1輪對沖,就被勇衛軍騎兵吞噬,唯有滿身是血的婁二,還在以命相搏……
  在水寨上,駐足觀看眼下這慘烈的場景,蘇觀生對婁光先的話,又信了幾分。
  若是以前,他大可對婁光先置之不理,畢竟他本就不是好官,貪污不說,氣節還極差。但是,現在婁光先說他見過太子,茲事體大,絕不能讓他死了!
  想救婁光先,又怕他與闖軍上演帶血的雙簧,奪了天津衛水寨,現在怎么辦呢?
  “蘇總兵,快救救下官吧!”
  婁光先在水寨下面哭嚎著。
  時間不等人!
  蘇觀生必須下決定!
  他對著水寨的兵士喊道:“開門,放行!”
  同時,他向婁光先一拱手,喊道:“婁總兵,讓你的手下,將武器放在寨門外!”
  此刻,別說是讓婁光先放下武器,就是讓他再次把兒子抵押出去,他也會照干不誤!
  婁光先趕緊對手下呵斥道:“快放下武器,進寨!”
  隨著一片叮叮鐺鐺的兵器落地聲,所有士卒都放下武器,快速進入水寨!
  等朱慈烺來到寨門下時,天津水寨的大門已經關閉,招呼他們的是,城墻上水兵士卒射來的如雨弓箭。
  朱慈烺一聲嘆息:“還是來晚一步,下一步該怎么辦呢?”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m.biqusan.com,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鱼丸深海狂鲨官方正版 甘肃快三好中吗 开放式基金交易方式 黑龙江36选7中奖查询 河北快三一定牛推荐号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下载 浙江6加1开奖结果查询 河南快3遗漏一定牛 每日股票推荐网 江苏快三预测 股票开盘价是什么意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1 牛达人配资 浙江体育彩票6 1开奖结果 青海11选五开奖结果直播 一分在线人工计划 浙江20选5幸运之门